摘要: “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

  以数字化为基础,建立如何在组织中“玩”数据的机制,将有利于将数据充分价值挖掘,为制造业转型提供坚定的人文基础。


  工业革命,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技术革命带来的颠覆。随着工业技术的不断积累,加上新的能源成为生产要素时,生产效率和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,人类社会进入到工业文明的高速发展时期。

责编:yulina

  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,则是基于中国工业整体处于工业2.0向工业3.0过渡阶段,相对于发达国家,更需要跨越精神,不仅要淘汰工业2.0时代的落后产能(过剩产能、高污染产能等)、要升级3.0,即通过两化深度融合,提升工业数字化、自动化水平,还要扶持4.0相关产业,如智能制造芯片产业、3D打印、新材料应用等等。

摘要:“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,在其现实性上,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”(《马恩选集第一卷》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着作编译局,1995年6月第2版第56页)。

  1.潜意识行为的人性所在

  毫无疑问,正在面临的第四次工业革命,也同样需要解决的是整个社会生态中人性回归问题。重视制造业,回归制造业,是作为工业强国的基础,如何促进制造业发展,则需要通过分析作为制造业组织的人性特点和需求进行分析,将有利于找到制造业升级转型的有效路径。

 

 

  2.意志行为的人性所在

  颠覆,技术与能源变革

  3.娱乐消遣行为的人性所在

第二十八届CIO班招生

  工业革命,人性的回归

  工业文明的崛起,一方面是技术的大规模应用,但其主要原因是人性回归,17世纪中期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,推翻了英国的封建专制制度,建立了资产阶级和土地贵族联盟为基础的君主立宪制度。资产阶级利用国家政权加速推行发展资本主义的政策和措施,促进了工业革命各种前提条件的迅速形成。

  第四次工业革命,是面临全球产业结构调整、传统能源枯竭、环境污染、人口老龄化(少人化)等因素,而进行的更高效、更节能的产业革命,包括如何适应节能需求、更高效(高度自动化、高度信息化和高度网络化)和能源替换(新能源)等要求。

 

 

 

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

  意志行为是人们具有明确动机与目标的行为。优秀的制造业,通常是将企业集体人性与个体人性高度统一的企业,称之为尚同。员工与企业共同成长,是实现制造业转型的最重要基础,与此相应的是制造业必须建立完整的企业目标机制,并要求和号召全员,朝着目标,步调一致,一心同功,死不旋踵。在工业4.0条件下,与企业目标、作业目标、个人目标一致的数字化条件则尤为关键,将有利于组织做到以数据为决策依据,实施针对性的改善计划,从而促进制造业的转型。

 

  而我国则是在新民主革命之后,长达百年的民主救亡,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后,建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,并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蓬勃发展,建立了全球制造业大国的当今地位。

 

 

 

 

  第三次工业革命,信息技术、自动化技术及互联网技术的应用,使得信息资源成为生产的能源要素,无论是工厂内部资源的利用效率,还是产品营销的方式都得到了极大的改观。

  “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,在其现实性上,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”(《马恩选集第一卷》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着作编译局,1995年6月第2版第56页)。

 

 

  潜意识行为是指人们总想去做、总喜欢去做,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做的那些行为。潜意识行为在制造业组织中,负面的人性所在,虽然对组织而言,目标是明确的,是具有意志行为特征的集体人性,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,组织中的个体往往受到压抑,而面临的潜意识,则会表现为消极、怠工,或者在某种利益趋势下,存在灰色交易,比如在制造业中的设备、采购等部门,因某种话语权或建议权,会存在采购环节拿回扣的现象发生,从而致使工厂因无法获得价值性服务,而遭受损失。

\

 

 

关键词: 智能制造

 

 

 

  第四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革命和全资源整合也是前所未有的,工业机器人的普及会更大程度上提高作业效率的同时,解放人工,3D打印技术成熟与普及将进一步缩短加工环节,减少能源消耗的同时,满足个性要求,基于物联网的预测性技术,将会进一步挖掘企业隐性问题,使得整个生态系统更为高效,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应用,将会使得全社会,乃至全球资源高度融合,新能源、新材料的利用,将更有利于突破现有能源担忧,进而探索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路径。

 

  娱乐消遣行为简单地说也就是所谓“玩”的过程。这点应该在消费领域玩的最为透彻,各类宣传、这种促销,会让人为之疯狂,作为制造业的个体,也难免在工作中具有这样的特征,如上班时间玩游戏、看网页、逛淘宝等。当然,我们不能消极的认识这些,而是应该符合制造业特征,建立一个活跃的组织文化氛围。

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

 

  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,蒸汽机、内燃机、电动机的大规模使用,使得煤炭、石油、电力等能源利用得到了极大的利用,生产效率和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